旅游年票 墙根卡 订酒店 订机票 农家院 旅游保险
首页北京快讯新闻热点驻京办怎么办?

驻京办怎么办?

驻京办怎么办?[墙根网]

2010年第9期《南都周刊》封面:驻京办怎么办

驻京办怎么办?[墙根网]

3月7日,一名保安在寒风中看守某地驻京办的大门。摄影_邵欣

驻京办怎么办?现在已经是一个问题。

1月份,国务院办公厅向各省下发文件,提出撤销县级政府以各种名义设立的驻京办事机构。在此之前,“跑部钱进”、拉关系搞人情等权力腐败新 闻,已将驻京办这个奇怪的机构弄得灰头土脸。

日前,在京开会的湖北、甘肃、山东、江西等省市领导透露,三月中下旬,将开始撤销县级驻京办,争取6个月内完成撤离工作。

但两会召开之际,各地驻京办又迎来最繁忙的时刻,接待、维稳成了驻京办官员最主要的日常工作,即便是被列入裁销范围的县级驻京办,也被要求 “站好最后一班岗”。

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北京与地方,都离不开驻京办。

这些驻京机构撤走之后,它原来的功能,包括维稳、接待、跑部、招商等,将由谁来承当?如果当前的中央—地方权力关系、财税结构、人情政治没 有改变的话,这些驻京机构裁撤得了吗?撤销大限到期之后,驻京办又将会以何种形态存在?

所有的难题纠结在一起。显然,驻京办的问题,不是一个“撤”字就能了结。

 

驻京办:最后一班岗

一片拥护与赞成声中,驻京办裁撤的大幕拉开,淡淡的忧伤中,苦情、悲情、激情和滥情各种大戏,纷纷粉墨登场。

驻京办怎么办?[墙根网]

2003年,湖南娄底市在北京西三环附近斥资2000余万元兴建了“湘中会馆”,作为驻京办所在地。现在,还从娄底市公安局拨派两辆警车参与维稳接访任务。摄影_刘浚

驻京办怎么办?[墙根网]

朱鹏涛,原湖南省娄底市驻京办主任,现已退休。网上风传地产价值超过3500万的“湘中会馆”,就是他一手打造。他觉得很坦然:“买的时候花了两千多万,现在估计值六七千万。不过,我们没腐败,那都是市财政投资,是国家资产。”摄影_刘浚

驻京办怎么办?[墙根网]

通过谷歌地图搜索“驻京办”,逾万家各种驻京机构似繁星环绕在各部委四周,这些坐标点显示的信息多是宾馆或餐厅的名录。

南都周刊记者_王宏宇

“无尽的忧伤在我心头流淌,那一条可以走的路啊,渐渐被沙漠埋葬,我迷失在荒野,手扶着死树,眼睛里只有星光,心灵漂泊在枯干河床,脚下只有半片鸟尸骸上的翅膀……这就是我现在的状况,工作无法确定,前途迷茫。”

现在回头看,薛冬(化名)觉得,自己作为某地级市沿海开发区驻京办的办公室主任,混迹驻京办7年,却写下上面这段话,好像有点傻。

2010年1月底,薛冬第一次听到撤销驻京办的消息时,“吓得手脚冰凉,脑海一片空白”,脑子里唯一反复盘旋的,就是上面这段话。大连、秦皇岛开发区驻京办的一些哥们听到风声后,纷纷来电询问究竟,薛冬一律懒得搭理,只把上面那段话发了短信给他们。很多人看了都说,心有戚戚焉。

时间再往后一些,有媒体揭发,驻京办打算改块牌子变成“招商办”,这倒让薛冬转悲为喜,觉得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其实,要是真成了招商处还好办了。我们驻京办主任马上要退了,谁有本事谁搞。”

一个多月过去,薛冬开始觉得有点不对。裁撤的消息越明朗,哥们看他的眼神就越来越怪。去找主任,主任则笑而不答。这种感觉很难形容,“就像背后被人贴了纸条,所有人都明白了,怎么就我自己还蒙在鼓里?”

但闻风声未见动静

驻京办裁撤最早的消息,来自2010年1月底《瞭望》新闻周刊的一篇报道,题为《驻京办迎来大撤销》,文章说,驻京办去留的问题悬疑4年后,终于即将随着新方案的“雷霆下发”,尘埃落定。

没过几天,国务院办公厅即公布《关于加强和规范各地政府驻北京办事机构管理的意见》,内容与《瞭望》所透露的大同小异,即保留省级驻京办,地市级审核后“可保留”,其他则要在《意见》下发后6个月内裁撤。

今年“两会”召开后,多家媒体又纷纷爆料:湖北、甘肃、山东、江西等多个省市相关负责人表示,驻京办裁撤工作,将在“两会”后着手进行。

薛冬纳闷的是,在如此雷厉风行的执行力度下,到目前为止,他所在的驻京办仍没收到正式的裁撤通知。他担心,6个月内清理完毕,可能有点悬。“网上说有的驻京办收到通知了。我们这种没有注册的,也没办法收到,虽说纪委那边有个底,但是具体很难一家一家找到。谁也说不好,到底有多少家多少人,很多外聘的,不好统计。”他举例说,比如开发区驻京办,国家级的开发区有50多家,每个省有7、8家,全国下来就得有100多家。

但一个在北京凯协宾馆办公的哥们说,他们那里也没收到通知。这让人有点奇怪。凯协宾馆是各地开发区驻京办最密集的地方,由中国开发区协会及26家国家级开发区和保税区共同投资兴建,大连、哈尔滨、广州、长春、连云港、上海浦东新区、南通、东营等开发区的驻京联络处,均曾设在这里。

3月10日中午,记者在凯协宾馆门前看到,挂着各省车牌的车辆,仍然将停车场挤得满满当当,宾馆销售部工作人员不肯透露入住的驻京办数量,只说“很多”,且都是长租,并没听说哪家要退房。她说,现在包租标准间一个月的价格是6000元,如果由协会介绍,还可以优惠,但不会仅仅因驻京办要裁撤而降价。

湖南汨罗驻京办位于北京分司厅胡同17号院的一栋居民楼,在一些报道中,这个办事处据说是属于“买了房产、赚了一大笔”的那种。记者两次造访,都没有找到人,不过,金色的“汨罗驻京联络处”牌子,依然摆在阳台上。

同在一个小区的湖南省国土资源厅驻京联络处也依然挂着牌子,有人办公。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也没收到裁撤通知,而对于隔壁楼里的湖南汨罗办事处,则“没打过交道”。记者看到,这个联络处占据了整个单元楼的上下三层,装修豪华,按北京现在的房价,要在短时间内找到一位合适的买家,并非易事。

四川凉山驻京办主任杜凉山也没有收到关于《意见》的正式通知。“两会”期间,正是驻京办大忙的时候,他每天要接待上访人员,抽不出空来与记者摆龙门阵。不过,凉山驻京办的“金色凉山餐厅”刚刚装修一新,即将隆重开业,。

这里是北京新兴的酒吧一条街,锣鼓巷。一家精致的、少数民族风味的餐厅,会非常讨白领和老外们的喜欢。记者在雕梁画柱的餐厅里坐了一会儿。午后的阳光从古色古香的窗棂透进来,屋里的电暖器烤得人想睡。新招来的服务员正纷纷赶来报到,她们扭着身段,消失在大堂后百转的回廊里。

“没有我们北京就麻烦了”

“我们地市级的驻京办事处不会撤,甚至还要加强。”朱鹏涛肯定地说。这位前湖南娄底市驻京办主任,如今已经退休,但仍是娄底驻京办的督查巡视员,和驻京联谊会的组织者。

网上风传地产价值超过3500万的娄底驻京办“湘中会馆”,就是他一手打造。他很坦然地说:“不止值这个数。我们买的时候花了两千多万,现在估计值个六七千万。不过,我们没腐败,那都是市财政投资,是国家资产。”

之所以肯定“不会撤”,原因很简单,地市级办事处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职能:“维稳”。

朱鹏涛创造过驻京办的一个“传奇”。2003年,省里说要有驻京办,于是娄底下了死命令,2000万元,两年搞定。于是,就有了这处驻京办。

他总结了地市级驻京办的三个职能:一联两接三协助。一联,是联系当地在京名人,从将军到学者,甚至歌星,都有用处;两接,一是接待领导,二是接访,接待送返来京上访群众;三协助是招商引资、提供信息、服务在京务工人员。但最重要的职能是接访,也叫“维稳”。

在他的描述中,“维稳”是一件费时费力费钱的工作,甚至占了驻京办的绝大多数精力。每年的“两会”、国庆,或者像奥运等特殊日子,都是考验驻京办能力的关键时刻。他所在的驻京办最初只有5个人,遇到要接访的人多的时候,连在驻京办里的家属都得拉来当义务工。有一年春节,对接访的20多人,驻京办买好了车票送他们回去,到了站台他们又不上车了,最后每人发了100元送上车去。

“没有驻京办,那北京就麻烦了。”朱顿了顿说。

娄底现任驻京办主任周小平,平时相当一部分工作就是接待上访人员。现在,办事处有警车和警察,为了避免“发钱才上车”,还配了一辆17座的大巴车。

周小平给记者展示了一份今年3月9日的“维稳劝返每日专报”。报告上说,办事处人员常常工作到凌晨一两点,白天则照常上班,正在对信息反馈已失控人员开展地毯式排查,同时加强对车站码头的布控盯守,并扩大到长沙机场排查。9日凌晨3点到下午2点,共成功拦截、劝阻、甄别5人,稳控人数5人,送返1人。

因为并无直属关系,周小平不太了解娄底下面其他县级驻京办的情况,他说,尽管并无明确规定,但目前来说,只有地市级以上驻京办才担负维稳职责,其他则无存在必要。“驻京办肯定有腐败的,也有不腐败的,正如党员有腐败的,也有不腐败的,不能一概而论。”对网上关于县级市在地市级办事处设常驻办事员的这一想法,他说:“不欢迎他们,人多了容易腐败。”

整顿,还是裁撤?

“政府的这个动作实际上是整顿办事处,而不是撤销。”汤锦程这样解释。作为中国文物学会会馆专业委员会会长,他关注驻京办已经多年,是《驻京资讯》报社的编委。他指出,需要注意的是,《意见》中使用的动词是“加强和规范”,并未像媒体解读的那样是“裁撤”。

“2004年之前,驻京办是神秘的,没有人了解它。但《驻京办主任》这本书的出现使办事处成了为人诟病的机构,但事实上,这本书中说到的贪污腐败问题哪个部门都有,不能单拿驻京办说事。”汤锦程说。“事实上,《驻京办主任》这本书里唯一的好人,恰恰是驻京办主任。”他认为,事实上,需审核后“可保留”地市级驻京办,最后肯定无一例外地会被批准。

忙于“维稳”的,并不只有正式的驻京办。汤锦程说,很多办事处都还是在亏损经营。像承德办事处就因为经费问题被撤消了,现在已经承包给个人,叫上东国际宾馆。个人承担办事处原来的债务,将宾馆盘活,并且在一定程度上起到维稳的作用,代替办事处执行这一任务。现在,有能力的情况下,承德市又在申报,希望可以重新建立办事处。

“我们现在谈这些,是希望老百姓能够明白,对于办事处不是在撤销,而是在整顿,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并非突然袭击的大规模裁撤,与腐败问题关系不大。只是办事处牵扯到跑项目拉钱的事情,比较敏感,所以引人注目。”

而传媒一拥而上解读的“裁撤驻京办”事件,看起来也有想当然的成分存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一直在等待“撤销县级驻京办正式文件”的安徽桐城驻京办主任梅安平,主任的帽子仍然戴在头上。传说中,他的两个部下已经黯然离京,据南都周刊记者调查,事实上一个早在两年前就已离京,另一个则是因为家人在京,主动调到了北京市某街道办。

“大部人对驻京机构的想象还是停留在文学作品当中,加之个别驻京办出现问题,老百姓越来越觉得驻京机构存在问题。”《驻京资讯》报社社长李罡是圈内的消息灵通人士,他是驻京办“可改造”的支持者,一直在积极推进驻京办的立法和规范发展。

此前,因为以“还原一个真实的驻京机构,客观、真实、公正的报道驻京办”为宗旨,《驻京资讯》在网上遭到了一些攻击,但李罡并不以为意,在回复记者的邮件中,仍然坚持支持县级驻京办。

“这次整顿县级驻京办,从内心来讲,我抱有深深的同情。县级驻京办在北京是最累的驻京办,维稳、招商、接待等等,撤销整顿500余家县级驻京办对我们的读者群也有影响,但是国家从大局考虑,整顿一些不规范的驻京机构是对驻京机构健康发展的一次洗牌。”

在邮件中,他甚至提出,下一步要扩大驻京的服务范围,把报纸发行范围扩大到“驻京企业、驻京投资机构、驻京社团、驻京协会以及艺术团体、协会、商会、地方政府”。

但3月5日以后,情况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李罡拒绝了记者面访的要求,并在短信中透露说,“领导刚给我们开完会,现在是敏感时期。”接着,他又发来消息,“稿子不要发了,现在是敏感时期。”

此后,他在媒体表示,据了解,各级地方政府对于国务院的裁撤通知均做出了积极反应,已经有10多个省级政府驻京办在研究裁撤事宜,有些县级驻京办已经悄悄摘掉了牌子。

究竟是怎样的敏感时期?原贵州驻京办主任江明藻考虑再三,同样在见面前一刻拒绝了采访,他的担心是,“3月18日上面会再次开会讨论,怕自己讲的和精神不一致”。

周小平甚至不用等那么久。他透露,湖南省驻京办将在3月12日研讨裁撤问题,到时候,撤还是不撤,很快就可以见分晓。

聚光灯下的《驻京办主任》已经出到第四本,作家王晓方已经不再就作品的真实性发表意见。王的夫人表示,王晓方认为关于驻京办他对媒体谈的已经足够多,没有必要再三重复。王正在创作新的小说,但并非《驻京办主任5》。

薛冬的郁闷仍在继续。他刚刚从老家回来,和开发区管委会就裁撤问题的沟通并不愉快,而更糟的是,妈妈已经为他相中了一个本地女朋友,一旦驻京办被裁撤,他恐怕今年就要返乡结婚,再也不会回到北京。

驻京办数字解读

第一类是地方政府部门的驻京办,包括各省、自治区、地级市、县级市的驻京办,以及这些政府机关所属部门的驻京办;

第二类是企业的驻京办,近年不仅国企设立驻京办或联络处,一些大的民营企业也开始在京派驻联络人员,这一类驻京办的性质最为复杂,有的属于经营性质,有的则属于非营利性质;

第三类是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的驻京办,绝大多数高等院校都有自己的办事处,这些办事处有的属于兼职性质,有的是典型的驻京办事处。

52个省级驻京办  包括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副省级城市、计划单列市、经济特区和中央驻香港、澳门联络办公室以及一汽、东风集团公司、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等驻京办事处,其中正厅级30个、副厅级3个、市正局16个、正处级3个。工作人员约8000人,其中就职于机关约1300人,就职于所属宾馆、饭店、招待所约6700人。

520家市级单位驻京办,5000余家县级单位驻京办。目前,各种驻京机构超过1万家。

据《2003年北京工业统计年鉴》统计,政府驻京办仅2002年在购房、建房的投资和日常经费开支就达43亿元,平均每家482万元,比上一年增长了23.5%和21%。这还只是经北京市同意设立的近800家驻京办。

有专家算了一笔账,如果一个驻京办每年的经费保守按100万元计算,所有驻京办每年需要的全部经费就在100亿元以上。 (据《瞭望》新闻周刊等媒体公开资料整理 牧牧)

推荐阅读

古代驻京办大门史:老会馆门楼比拼财富地位...

北京前门地区,胡同算是保存比较完整的了,这个完整所道的并不只是建筑,更是一种文化和风俗。说前门,咱们就说门,条条胡同里都有门,抛开大栅栏、八大胡同这些早让人写烂的地界儿不管,这回我单说的,就是这普通胡同里头这一个个普...[详细]

驻京办去留生死关 忆驻京办餐厅家乡味...

最近,驻京办这个词频繁在媒体出现,驻京办的生死去留问题也闹的沸沸扬扬,2010年年初,有关主管部门刚出台一个关于加强和规范各地政府驻京办事机构管理的红头文件。在未来的6个月内,数千家驻京办将被撤销完毕。...[详细]

驻京办美味特色菜推荐

年前的部分“驻京办”撤离消息在“两会”上再次得到了不少省份的确认。我们无法预知这些曾经在京城发挥过作用的独特机构将来的去留存废。但是,对于京城的老饕来说,曾经的驻京办可是足不出京就能享用各地特色正宗风味的...[详细]

湖北7月前撤销54家驻京办 已开始冻结资产...

昨日,湖北省54家将被撤消的驻京办的资产都开始冻结。自1月1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文要求[详细]

驻京办或将变相"潜伏" 已落户者对撤离反应激烈...

在北京市宣武区菜市口南横东街一幢商住两用的大楼侧面,尽管“赣州驻京联络处”的金字招牌赫然显目,但其办公地点却隐身于大楼第6层。 “驻京办还像以前一样人来人往,热闹得很。”在这座大楼里居住了多年的张大爷告诉本...[详细]

驻京办怎么办?

1月份,国务院办公厅向各省下发文件,提出撤销县级政府以各种名义设立的驻京办事机构。在此之前,“跑部钱进”、拉关系搞人情等权力腐败新 闻,已将驻京办这个奇怪的机构弄得灰头土脸。 日前,在京开会的湖北、甘肃、山东、江...[详细]

分类阅读:
驻京办
网友评论

城事

最新资讯